码报生肖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國內新聞
“一堆一器”背后的“硬核”底氣
http://www.itfvq.icu 城經網 時間:04-18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子能院見證我國核工業從零起步的歷史

  “一堆一器”背后的“硬核”底氣

  離北京核心區40多公里的西南郊,有一座因核興建的新鎮,前身是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二部的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以下簡稱“原子能院”)就坐落在這里。在國家表彰的23位“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中,7位曾在這里建立功勛。

  這是一種驕傲的存在。原子能院建成后,以第一座反應堆和第一臺加速器的建成為標志,新中國進入原子能時代。以此為基礎,原子能院在我國“兩彈一艇”研制攻關中作出歷史性貢獻,被譽為我國核工業的“搖籃”和“老母雞”。

  走進原子能院工作區,一塊巨大的綠色磁鐵十分引人注意,這是我國第一臺加速器的主磁鐵,穿過錢三強先生、王淦昌先生銅像所在的一片蔥翠樹林,與之東西遙遙相望的是一座古樸的紅色反應堆大樓,這是我國第一座重水反應堆。“一堆一器”見證我國核工業從零起步的歷史,也是我國“硬核”的底氣開端。

  核工業從零起步

  核科技的發展離不開反應堆、加速器等重大設施。當今世界,核科技水平的表現形式,集中體現在反應堆、加速器的先進程度。

  上世紀50年代,我國核工業可謂“一窮二白”,不光缺乏研究人員,連回旋加速器、核反應堆等必要的設備也是一樣沒有。沒有基礎設備,研究無從開展。時任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副所長的錢三強提出,要發展核工業,必須從基礎科研抓起。

  自1955年,國家作出發展中國核工業的戰略決策之后,我國關于核的基礎科研就系統性地開始了。當年10月,中央批準興建一座原子能科學研究新基地,也就是后來的原子能院,將“一堆一器”建在這個基地中。

  中國核工業集團首席專家張天爵介紹,1955年,我國從蘇聯引進了一座7000千瓦的重水型實驗性反應堆和一臺直徑1.2米的回旋加速器,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一堆一器”的建造逐漸步入了正軌。“當時大家都很興奮,蘇聯老大哥來幫忙,那肯定是拼命學和干啊,很多人吃住都在工地上,入迷了。”

  1958年6月,喜報傳來:我國第一臺回旋加速器第一次得到質子束并且到達內靶;緊接著,我國第一座重水反應堆首次達臨界。9月27日,我國第一座實驗性重水反應堆和第一臺回旋加速器正式移交生產。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家驗收委員會主任聶榮臻在移交簿上簽字驗收。

  “一堆一器”的建成意義重大,從此,中國核工業的發展進入“快車道”。時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的郭沫若當時說,這標志著原子能科學技術在我國已經奠定堅實的基礎。為此,《人民日報》以“大家來辦原子能科學”為題刊發社論,當時的郵電部也專門發行紀念郵票。

  從“一堆一器”走來

  “一堆一器”建成后,我國核科學研究的技術裝備和實驗手段有了顯著提升,一批批核科研人才也慢慢培養起來了。原子能院研究員張興治說,1960年,蘇聯專家撤走之后,國內專家也有了一定底氣,自己承擔繼續運行和維修回旋加速器、反應堆的工作。

  張興治陪伴第一臺回旋加速器23年,直至1984年,第一臺回旋加速器退役。其間,為了完成國家不同時期的研制任務,他和團隊數次改進、提升了加速器的性能,直至無可改進。面對熟悉的“老朋友”,張興治伸出手比劃,仿佛面前就是加速器的操作臺,操作臺上的幾百個開關,現在他還記得清清楚楚。

  1961年,25歲的張興治從北京郵電大學畢業,來到了原子能院,參與回旋加速器的運行和維修。兩年后,研究員張文惠也來了,參與重水堆的運行和維修。“一堆一器”所需的專業知識龐大且復雜,對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都無所適從,很多與“一堆一器”相關的專業知識都要從頭學起。

  張文惠說,他真正“吃透”第一座重水堆用了20年,直至對重水堆的設備、系統、操作、管理等方面都做到“了如指掌”。后來,第一座重水堆因設備老化面臨技術改造,都是張文惠和同事直接上手。“這個堆前前后后運行了50年,對它,我比對自己的身體還熟悉。”重水堆運行期間,張文惠和同事對它各個方面都進行了大量技術改進,改善了堆的可運行性能、安全性,擴大了反應堆的用途,實現了“一堆多用”目標。

  “每個進入原子能院工作的人都想著盡快熟悉工作崗位,娛樂和享受可以排在日常計劃的最末位,我當時是個單身漢,沒有別的什么事情,腦子里除了工作就是學習。”回憶起當年初到北京遠郊的生活,張興治覺得也挺滿足的,他說,當時每周末會有輛解放牌大卡車拉大家進城,但大家一般不會每周都出去,“一個月進一次就不錯了”。

  抱著“以身許國”的信念

  1969年,為了響應“兩彈一星“的研制任務,需要對回旋加速器做改進,張興治擔任這次改進工作的運行組長。他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為了獲得可靠數據,以保證精確測試人造衛星部件在不同環境下受到的損失,他們團隊幾人夜以繼日地守在回旋加速器旁,就是為了不讓數據出現一絲差錯,因為“上天的設備數據不能差一絲一毫”。

  張興治說,大家都是抱著“以身許國”的信念來的,“特別是老前輩們的精神,影響我們一代代人”。

  多年來,原子能院圍繞著“一堆一器”開展了核裂變測量、核數據測量、核反應研究等無數工作,為“兩彈一艇”技術攻關作出極大的貢獻。后來,在核科技工業發展需求的牽引下,“一堆一器”獲得新的生命,原來的一座重水反應堆和一臺質子回旋加速器已發展壯大為反應堆和加速器事業。利用重水反應堆和質子回旋加速器生產的同位素和放射源,廣泛用于醫學癌癥靶向治療、工業、農業等領域。

  1984年、2007年,回旋加速器、重水反應堆先后完成歷史使命,光榮退役。原子能院黨委書記萬鋼表示,從“一堆一器”起步,我國的科研人員逐漸走出一條創新之路,我國也成為世界上的核大國,從國際舞臺的邊緣走到中央。“回顧這段歷程,再難的時刻都已經走過來了,未來,我國的核工業發展應該是底氣十足的。”萬鋼說。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張均斌 視頻制作 見習記者 李若一 來源:中國青年報

關鍵詞:加速器,我國,反應,原子能,回旋,第一,工業,張興治,工作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城經小編  
>>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 精彩圖片
 新聞評論
 特別推薦
 民生報道
 視頻天下
 熱門新聞
码报生肖 好一点的时时彩计划软件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记录 不怕挂时时彩方案 环彩网是真的吗 现在开什么实体店赚钱 91y金币回收24小时在线 21点规则视频 加拿大28怎样打能稳赚 名仕国际网址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